张小海入股“荆州烤鱼”,网上认识创业老兵 - 新手网赚导航
 
现在位置:首页 > 免费赚钱 > 张小海入股“荆州烤鱼”,网上认识创业老兵

张小海入股“荆州烤鱼”,网上认识创业老兵

分类: 免费赚钱 时间:2019-07-08

“荆州烤鱼”


(一)张小海入股“荆州烤鱼”,网上认识创业老兵



2012年12月,转让了“铭优教育”,张小海又回到了亿万工薪阶层“大军”之中。

今后是继续走新的创业之路,还是安分守己,踏踏实实干一份稳定的工作。一时间,他陷入了摇摆不定之中。

一天中午,他刚下班回到家,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小海回来了啦?”

“表哥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张小海打着招呼。只见吴东方坐在沙发上,穿着一身质感很好的皮衣,显得十分精神。

“没什么事,我来看看小姨和小姨夫。”吴东方爽朗一笑。

张妈妈擦了擦手,从厨房里出来,笑容满面地说:“东方啊,中午就在这吃饭吧,你难得来一次,和小海多聊聊。”

“小姨,我来帮您打下手吧。”吴东方说着,和张妈妈一起在厨房里忙活起来。

不一会儿,饭做好了。张家三人和吴东方围坐桌前。

彼此聊了些家长里短,吴东方对张小海说:“小海,听说你那个教育培训转让出去了。什么情况呀?”

张小海摇摇头,说道:“不好做……”

“小孩子嘛,没啥经验。来,喝酒,喝酒。”张爸爸和吴东方碰了一下杯,“东方啊,生意场上,你经验丰富,以后多指点一下你弟弟。”

张小海想了想说:“最开始,我和我的一个老同学一起干。我觉得他是老师,有这方面的经验,也就投了些钱,让他全权负责。后来他中途撤了资。没办法,我只能另外找人接手做。”

“对了,就是那天,我们在烤鱼店吃饭的时候,你遇到的那个女生。之前我俩都没什么经验,后来运作也比较困难,所以只好转让了。”

“哦……哈哈,我当时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。”吴东方打趣地说,然后神色一转,感叹道,“的确啊,合伙人得慎重选择。”那语气又好像是在告诫自己。

“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“暂时还没有。走一步看一步吧。文化局的工作,先干着……”

张妈妈打断张小海:“公务员多好啊,汗涝保收。你还折腾什么?这不,赔钱了吧?”

“小姨啊……”吴东方夹了一个鱼丸,笑笑说,“小海有做生意的想法,没什么不对。公务员是比较稳定,但也很清苦。我那些年辞职出来,一大家人也都反对,现在不也做得很好嘛。”

“你呀,从小就是个人精。能吃亏吗?”张妈妈说,“我姐经常夸你呢。小海这孩子,就是太老实,不是那块料。”

张爸爸扶了扶眼镜,说道:“孩子嘛,要多鼓励,别老是打击人家。”

“就知道护着你这宝贝儿子。”张妈妈发了一句牢骚,“文化局的工作不好好干,整天东想西想,高不成低不就的。”

吴东方略微思索片刻,对大家说:“我倒有个想法。如果你们放心的话,不如让小海到我那个烤鱼店入个股吧。”

张小海有些吃惊,一时没明白吴东方的意思。烤鱼店生意那么好,还缺人来投资吗?

张妈妈和张爸爸也是一脸疑惑。

“实话说,我现在成都北门两头跑,有时候招呼不过来。”吴东方解释道,“小海来当个监事,查查账目。只要大伙干得好,每个月分点红,文化局的工作也不会耽误。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听到这句话,张妈妈立即喜形于色:“那多好啊。你的生意,我们能不放心吗?”

张小海也很高兴。想不到又有好事上门了。以表哥的经历来看,这事应该十分可靠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!这杯酒,我敬表哥一杯!”

送走了吴东方,张小海开始认真思考入股烤鱼店这件事。

据吴东方讲,“荆州烤鱼店”总投资额五十万元,他想转让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张小海。也就是说,张小海只需要投入十万元就能成股东。

这点钱倒没什么问题。“铭优教育”辅导机构的转让费,加上这几个月单位的工资积蓄,差不多也够了……

这时,张小海想到了杜若。

之前杜若因为“铭优教育”赔了些钱,张小海心里总是过意不去。思前想后,张小海决定把这个机会告诉杜若,让她一起赚钱。

第二天下午,张小海来到北门师范大学。在学校图书馆的外边,他见到了杜若。

“什么事呀?还麻烦张老板亲自跑一趟。”杜若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
张小海告诉杜若,吴东方邀请他入股“荆州烤鱼”,并且还说,自己打算分给她一半的股权。

“有这样的好事?”杜若小心翼翼地问,自从上次投资失败,她变得有些谨慎,“我不是说你啊。我是觉得你表哥……”

“放心吧。没问题。我表哥比易涛靠谱多了。”张小海试图打消她的顾虑。

“那你在里面做些什么事呢?”

“表哥让我当当监事。偶尔去查查账目。”张小海一脸轻松。但在内心,他是没有多少底气的。他隐约觉得,餐饮管理要复杂得多。

“那个烤鱼店生意倒是不错,我和同学有时候也会去,不过……”杜若还是有些犹豫,她问道,“我能帮什么忙呢?”

“你在学校这边,出门就是烤鱼店。我来不了的时候,你也可以帮忙照看啊。”张小海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,“上次没让你赚钱,实在不好意思……这次应该没问题的。”

面对张小海的盛情邀请和诚恳的态度,杜若不好再拒绝。

两人经过一番商量,决定以张小海的名义入股“荆州烤鱼店”,总投资十万,各出五万元,平分每月的股金分红。

这样的结果让张小海的心里好受了一些。这次必须想办法下功夫,把烤鱼店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,不能像上次那样只当个甩手掌柜。

以前在做“铭优教育”的时候,张小海也只会算个流水账。对于餐饮行业,他更是一窍不通。而这次机会,对他来说无疑也是一次挑战。

张小海买了一些有关餐饮管理和财务方面的书回来。不过翻了几本,他感觉这些书缺乏实际案例,太空泛,太枯燥,也没有机会落地实施。

一天晚上,张小海和平时一样在网上闲逛。他无意中点进一个财经论坛,看到一篇介绍餐饮管理的经验文章。

作者网名叫“千哥”,这篇文章写得通俗易懂,非常具有实用性。张小海看得津津有味。

过了几天,吴东方把张小海叫到“荆州烤鱼”店,说是和原来的股东协商他入股的事情。去之前,吴东方在电话里给张小海嘱咐说,不要暴露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。

“我给合伙人说,你是我的一个朋友。我现在忙不过来,转让一部分股权,让你来照看生意。”电话里,吴东方神神秘秘地说。

“嗯……好。”张小海虽然不太明白表哥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还是答应了。

张小海跟着吴东方来到二楼办公室,只见一个人坐在办公桌旁,正在写着什么东西。

听到有人推门进来,那人连忙起身,笑着迎上来。他看上去三十出头,长得宽头大脸,微微发胖,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。

“这就是我提到过的,我的合伙人陈迈勇,烤鱼店的事情都是他来负责。”吴东方向张小海介绍说。

双方寒暄几句,吴东方继续说:“陈总在生意上是一把好手。曾经还是北门师范大学的‘大学生创业标兵’呢。”

“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。”陈迈勇摆摆手笑着说,“当年学校的养猪场没人承包,我也只是幸运好,捡了个漏而已。”

“对了,听说你也曾做过生意?”陈迈勇话题一转,面带微笑对张小海说,“你真是年轻有为啊。”

“是的。”张小海回答道。脸上有些微微发热。

“那应该对财务比较熟悉吧。”陈迈勇看着张小海,眼里投来一丝狐疑的目光。

张小海见状明白了几分。对方大概是想了解他,有没有当这个监事的能力。

“还行……”张小海低声答道。

接着,陈迈勇介绍了一下店里的基本情况,包括营业流程、人员管理、财务管理等等。

张小海边听边冒汗。这些运营情况,听上去就很复杂。那些成本、费用、毛利、净利,一堆名词更让他觉得头大。

不过,张小海很快回忆起“千哥”写的那篇文章。他装出一副很懂行的样子,按照那篇文章写的一些要点,和陈迈勇交流了几句。

“小海兄弟,果然经验丰富啊。”陈迈勇赞叹道,“以后账目的事就劳你多费心了。”

说罢,他将桌上的三份股权转让协议拿给他们。张小海看过之后表示没有问题,于是三人开始签字确认。

轮到张小海,只见涉及股东姓名的地方,陈迈勇签的都是“何进”。他感觉有些奇怪,于是开口问道:“陈哥,你这签的是?”

陈迈勇淡然一笑,随即解释道:“我有两个名字,熟悉我的人都习惯叫我‘陈迈勇’,我办手续的时候用的都是‘何进’。”

对于这种奇怪的解释,张小海是闻所未闻。不过,考虑到吴东方之前与他合作得很好,张小海没再多想,也不再多问。

回到家后,张小海十分庆幸自己当时的随机应变。不过他非常清楚,凭他现在的水平,是当不好这个监事的。

他想起论坛上的那个“千哥”。这个人写的文章不但条理清晰,有理有据,而且对于别人的创业问题,也愿意给予帮助和指导。

张小海既对千哥心存感激,又希望学到更多的东西。于是他加了千哥留下的QQ号。巧的是,千哥正在线上,很快通过了验证。

两人认识之后,张小海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千哥,并打了一个抱拳的符号。

“哈哈,你居然就这样蒙混过关了。”千哥发来一条消息,戏谑地说。

两人聊得很机投,千哥又告诉了他一些餐饮管理知识。聊着聊着,张小海欣喜地发现,千哥竟然和自己是校友,曾经也是公安大学毕业的。

千哥四十多岁,经历很复杂,做过生意,当过警察,后来辞了公职,在北京创办了一家投资咨询公司。

“很高兴认识你,学弟。”临别的时候,千哥发来一串文字和一个笑脸符号,“以后有什么问题,可以随时在QQ上给我留言。”

真是相见恨晚。有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创业老兵指导,以后他的知识和能力将会有更大的提升。想到这里,张小海对自己的创业之路,顿时又充满了信心。

 


(二)千哥传授餐饮管理经验,张小海对项目深入调研



“小海,你为什么要投资烤鱼店呢?”

“那是我表哥的企业,生意很好。”

“你表哥让投就投吗?你算过账没有?什么时候能收回成本?这个项目能赚多少钱?”

“……”

一天晚上,张小海再次和千哥聊天,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不知所措。

“你不觉得你每次创业都很盲目吗?”

这句话仿佛刺中了张小海的心。是啊,易涛是同学,吴东方是亲戚,每次投资的时候,他只看到了人际关系紧密的一面,但对于项目本身,他是缺乏深入思考的。

“餐饮看似很简单,其实创业难度并不小,沉没成本甚至超过开网店……”

“要有清晰的财务思维,要计算投资回收周期。简单地说,就是你投了多少钱,什么时候能收回成本……”千哥继续点拔他说。

“首先,要计算盈亏平衡点。从开业之日起,做多少营业额能够打平(不亏损),可以按月算,也可以按日算……”

看到一些术语,张小海感觉理解起来已经有些吃力了。他把一些重点记到本子上,决定花一些时间结合买的书来学习。

不过,他和杜若首先要回答那个疑问:投资十万元到“荆州烤鱼”,什么时候能收回成本?

按照千哥的说法,解答这个问题的关键,在于考察项目的盈利能力,从而了解项目在什么情况下能持续赚钱。

张小海分别向吴东方和陈迈勇打听了一些情况,包括收入、成本、费用,又和杜若到现场实地考察了一番。

然后他们将数据进行了汇总和计算:“荆州烤鱼”在淡季每天的营业额在八千左右,旺季在一万五左右,毛利率约65%,净利润率约40%。每天的营业额在三千就不会赔钱,如果能保持在一万,他和杜若投资的十万元钱,半年以内就能收回成本。

有了实践得来的结论,又获得了理论知识,张小海十分高兴。虽然没有任何餐饮管理的经验,但他的内心却从原先的紧张、畏怯变得有些期待。

周末的一天下午,张小海和杜若来到“荆州烤鱼”。两人迈步走进店门,径直来到陈迈勇所在的办公室。

陈迈勇看到二人,连忙招呼他们坐下。

“小海,这位是?”第一次见到杜若,陈迈勇向张小海问道。

张小海拍拍脑门,抱歉地说道:“忘了介绍了,这位是杜若,当初是我们两人共同出资十万入股了烤鱼店。只不过签三方协议的时候,为了方便,就以我的名义签了下来。”

陈迈勇点点头,说道:“这样啊。小海,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张小海说道:“也没别的事。这几天我和杜若想了想,看能不能帮点什么忙,为店内的经营出把力。”

“很好啊。难得二位有心人。”陈迈勇赞赏道。

陈迈踱着步,像在思考什么,然后说道:“一切倒还顺利。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学校马上要放寒假了。这些学生一走,烤鱼店又将进入淡季……”

陈迈勇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你们能不能想点办法,多招揽一些顾客来啊?”

杜若思索片刻之后,说道:“我们可以多印一些宣传资料,然后安排一些人在城区的街头发放。还可以在电视台、报纸打打广告。这样的话,就会有很多人知道烤鱼店的信息了。”

陈迈勇摆摆手,笑道:“这些都很老套的做法。你们现在在街上,遇到有人发小广告,还会接过来看吗?这里离市区比较远,谁没事会跑来吃饭呢?另外,在媒体上打广告,也是需要花钱的,能赚回来吗?”

见陈迈勇否定了杜若的思路,张小海倒也不觉得奇怪。想想经营“铭优教育”的时候,他们也是这样的套路,最后的结果谁都清楚。而像陈迈勇这样的老司机,经验应该更加丰富。

趁杜若和陈迈勇继续讨论的时候,张小海抱着试试的态度,在QQ上给千哥发了几条消息,问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没想到不到十分钟,千哥就回复了。他问了张小海一些情况,然后出了些主意。

“陈哥,我倒有些想法。”张小海打断了陈迈勇和杜若的谈话。

“我们店的烤鱼,味道虽然还不错。但相比城区,有距离上的劣势。旺季我们主要靠学生。而在淡季,我们应该多靠一些老顾客,回头客。”

“我们可以建一个‘荆州烤鱼’QQ群,把老顾客都拉进群里。淡季的时候,多搞一些促销活动,让他们参与抽奖,给一些优惠,或者交通补贴。总之,让他们随时能看到我们的信息,让他们经常能想到我们。”

陈迈勇点点头,示意张小海继续说下去。

“咱们烤鱼店虽然离市区比较远,但离火车站比较近。我们可以针对刚下火车的,特别是外地来的顾客做推广工作。”

“我们可以联合一些出租车司机,将烤鱼店的宣传资料放在车上,让他们帮我们拉客。拉一个客人过来,给一些好处费。”

陈迈勇拍了一下大腿,高兴地说道:“不单是火车站……凡是跑这条线上的出租车司机,都可以让他们帮我们拉客!”

张小海继续说:“我父亲在文化局工作,还可以邀请一些知名的文化名人来,畅谈文化,品尝烤鱼。以这种方式做一期电视节目,应该不会收费的。”

最后一条,是张小海受到启发,自己想到的。

陈迈勇听后非常兴奋:“小海兄弟,你真是厉害啊,句句说到点子上了。要是这些能都落实的话,倒时候我给你们奖励!”

说罢,陈迈勇侧着身子,在手边的橱柜中翻找着什么。

片刻之后,陈迈勇拿出一个笔记本递给张小海:“这是我最初经营烤鱼店的时候,写的一些工作思路,你们可以做个参考,看店里还有没有什么可以优化改进的地方。”

张小海接过本子,兴奋地说道:“好,谢谢陈哥!”

陈迈勇拍拍张小海的肩膀说道:“还谢什么,要是能为烤鱼店提高收入,我还得谢谢你们哪!”

张小海和杜若同陈迈勇告别后,紧接着便来到后厨。此时还没到客人用餐的高峰期,七八个员工正在忙碌。

只见墩子工把一条条鱼杀掉剖去内脏,然后交给厨师抹料腌制,接着放在几个铁制的烤架上,在炭火上翻动烧烤,鱼烤好后由服务员端给顾客。这一切让人觉得很是新奇,而又井然有序。

张小海向厨师长问道:“咱们遇到客人多的时候,忙得过来吗?”

厨师长知道张小海也是股东之一,他擦了擦手,向他们介绍道:“平时倒也够用,不过忙起来,顾客等待烤鱼的时间就会长一些。毕竟用炭火烤嘛,是需要花一些时间的。”

张小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顺手拍了些照片。晚上回到家之后,他将在厨房拍到的照片,通过QQ发给了千哥。

第二天早上,张小海才收到千哥的回复消息,大概是很晚发给他的。看到这些内容,张小海才知道烤鱼店存在的问题:

“你们还在使用人工炭火烧烤?这种方式对厨师的火候把握要求高,效率却很低。市面上早就有自动烤鱼机了,一次性可以烤制十条鱼以上。”

“加工也可以使用自动杀鱼机,这样可以减少墩子工的工作量和数量。”

“厨房地面上有一处凹陷,洗菜的时候,很容易造成积水。洗菜池里的残渣和脏的盘子碗碟堆在一起,看起来很杂乱。灶台的台面上油渍积攒过多,影响厨房整洁度。”

“看不清楚你们的食材,不便评论。采购是特别重要的环节。一方面要确保食材新鲜、卫生、质优价廉,另一方面要多方比较,找到可以稳定供货的商家。”

“想要做好餐饮,必须对每个环节进行严格把控。从采购、仓储、加工、服务、后处理五个环节,每个环节造成1%的浪费,毛利率就要下降5%。”

……

“总之,标准化、流程化、可持续是运营的关键。”

看到这些留言,张小海这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内行看门道。于是他决定按照千哥的经验,从采购开始,逐步去找每个环节存在的问题,提出优化的方法。

花了几天时间,张小海和杜若跑遍了北门市的各个市场,逐渐将当下各类食材、辅料的价格明细整理了出来,对照目前烤鱼店内的实际情况做了一个统计对比,果然发现了一些差异较大的地方。

看着手里的这些成果,张小海很是高兴:“要是照着这些数据来调整经营,我们的盈利能力一定会提升的。”

这段时间他学到不少东西,连“盈利能力”这样的术语也说得顺溜了。

杜若笑笑说:“还早着呢。烤鱼店的服务水平和质量,也是需要调研和改进的。”

张小海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我们到店里看看去。”

二人专门挑了一个客人用餐的高峰时段进入店内。店内人声鼎沸,客人往来不绝。

张小海和杜若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着。大堂内时不时会传来客人催菜的声音。

“你看那个年纪比较小的服务员,”杜若侧过头对张小海说,“简直笨死了。就面前这么几张桌子,都招呼不过来。不是送错菜了,就是忘了顾客点的酒水。”

张小海瘪瘪嘴。以前自己是顾客的时候,还不是太在意这些细节。今天观察了一番,也发现了不少的问题。

他拿出身上带的小本,也记录了一些:

“整体上来说,缺乏培训。服务不规范,态度不热情。有的忙死,有的很闲。”

“有的缺乏主动推荐意识,顾客询问半天,自家有哪些主打菜品都不清楚。有的面对顾客的要求,响应速度很慢。”

“有的人不拘小节,动作大大咧咧。倒茶水的时候,稍不注意就把顾客的手机、衣服打湿弄脏”

……

过了几天,张小海将调研结果整理成文字材料,汇报给陈迈勇。从店内各环节优化到宣传活动推广,里面提出了相应的措施。

陈迈勇坐在办公室里,拿着这叠材料翻了几下。他微微皱起眉,挠了挠头,随后笑着对张小海说:“看来,这段时间的成果很丰硕呀!”

张小海也很开心:“为咱们的店,这都是应该的。”

“小海,这些内容总结得很不错。分析的十分到位,很好!”陈迈勇继续说,“这份资料先放在我这里。我抽空再研究一下,把这些整改措施落实到位。”

说着,他将这叠材料随手搁在桌子一旁。

“好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陈哥尽管吩咐。”张小海高兴地说。

 


(三)陈迈勇暴露管理漏洞,两大股东之间矛盾凸显



张小海的材料递交给陈迈勇一个月来,店里的经营状况确实改进不少。

首先,烤鱼店购置了一台自动烤鱼机和一台自动杀鱼机。按照陈迈勇的说法,先试试效果,如果不错的话,再逐步淘汰老式烤鱼技术。

接下来,陈迈勇请了一个退伍军人作为大堂经理,对店里的服务员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规范化培训。

时间进入2013年3月。刚过完春节不久,北门师范大学的学生也陆续放假回来。“荆州烤鱼”的生意又进入旺季。

更让大家欣喜的是,当月店里的营业额同比上涨了30%。吴东方在成都听到消息,才知道张小海建起了“荆州烤鱼”QQ群,并且搞了几次促销活动。

陈迈勇看着客人日渐增多,也是十分欢喜。一天,趁着吴东方回店内检查的功夫,陈迈勇拉着吴东方,和张小海、杜若搞了一场“庆功宴”。

说是“庆功宴”,其实就是新老股东坐在一起,吃几条烤鱼,喝几杯啤酒。

“陈总,我给你介绍的这两个朋友怎么样?靠谱吧。”几杯酒下肚,吴东方喜笑颜开地说,“一加入我们烤鱼店,营业额马上就提升了!”

张小海听到吴东方这般吹捧,脸上不禁微微发热。杜若则在旁边暗自发笑。

陈迈勇打着哈哈,一边向张小海和杜若敬酒,一边说道:“吴哥,你不在的时候,我也可是费了不少的劲啊。你看我为了大家的生意,苦没少吃,觉不敢多睡,随时都在想办法。”

“当然,小海和杜若,也很不错。确实是好帮手!”说完,他把酒一饮而尽。

张小海也端起杯,说道:“向陈哥学习。以后还靠你带着我们发财,像马云那样……”

“马云不算什么,”陈迈勇打断他的话,“我前些年参加过马云组织的演讲活动。也就那样,尽讲些高大上的东西,没啥用。”

陈迈勇自己又喝了一杯酒,悠悠说:“做餐饮其实很简单。能做到‘可以吃,不难吃,不好吃’就行了。其他的,多靠朋友带,多靠大家吹!”

吴东方笑着端起杯:“陈总的经营能力,我们是有目共睹的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挤了挤眼晴说道,“如果以后能把账算得再仔细一点,那就更好了。”

张小海一时没听出吴东方的弦外之音。

他还在思考陈迈勇刚才说的那些话,这和千哥教他的有很大不同。如果做任何事,只是做到六十分,那竞争力何在呢?

不过,这前两个月,他和杜若每人就拿到了三万的分红,说明陈迈勇也是有一定的本事的。

“吴哥,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。”陈迈勇沉下了脸,“我如果不尽心尽力,哪有今天?你原先那个咖啡馆,情况又不是没人知道……”

吴东方呵呵一笑,继续说: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嘛。要说现在烤鱼店没啥大问题,我倒也不认同。”

“刚才我到厨房转了一圈,明显有些食材品质不太好,有些鱼不新鲜,有的菜还有腐烂和虫蛀的。这些烤鱼……”吴东方用筷子拔弄了一下,“我那天听我的一个朋友说,感觉份量不如以前啊。”

陈迈勇有些尴尬,他连忙拉着张小海说:“兄弟,你可以作证,我哪件事不是做得规规矩矩的?”

张小海这才回过神来。他挠了挠头,不知该如何接话。

这时,杜若在旁边插了一句:“陈哥,上次我们写的那个调研情况,关于食材部份,有些是不太好。而且有的价格,明显偏贵。”

“你……”陈迈勇看看杜若,又看看张小海和吴东方,“你们……”他那微醉的脸胀得通红。

啪嗒,陈迈勇放下筷子,挥袖而去。

就这样,一场原本开开心心的“庆功宴”,众人落得不欢而散。

吴东方和杜若走后,张小海单独找陈迈勇聊了聊,没想到陈迈勇倒了一肚子苦水。

据陈迈勇说,他大学毕业以后,在一些地方也做过餐饮项目。由于没有多少资金,他只能求人合作,作为小股东,还要负责操盘,干得十分辛苦。

虽然这些项目也做不错,但那些大股东非常精于算计,他实际上也没赚多少钱。后来陈迈勇遇到了吴东方,当时吴东方正在打算把咖啡馆改成烤鱼店,他前去谈了谈,希望合作,二人一拍即合。

“你可不知道啊,小海兄弟,”陈迈勇垂头丧气地说,“没想到吴东方,比其他人更加奸诈。”

“当初我还以为咖啡馆的房租贵,是因为位置好。结果没想到吴东方是二房东,在其中加了价。现在计算成本的时候,必须先考虑给吴东方的租金,而这个租金比原房东要高得多。”

“你说,这不是在给我下套嘛……”

张小海听得云里雾里,陈迈勇和吴东方之间倒底有什么矛盾,吴东方的操作是否合理,他一时也分辨不清楚。

通过这件事,张小海渐渐意识到,吴东方让他入股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明摆着,这两个人都不太信任对方。

而自己应该扮演什么角色,他也有些疑惑。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,既然投了钱进来,就该对自己负责。

过了几天,趁陈迈勇不在的时候,张小海单独去了一趟烤鱼店。他围着厨房转了一圈,发现吴东方上次提到的情况的确存在。

有些食材的质量,比想象中还要糟糕。而烤鱼缺斤少两的问题,似乎厨师们已经习以为常,其中一个还向张小海介绍了作弊技巧。

就食材的问题,张小海询问了厨师长。厨师长嘴角勾起一丝笑容,对张小海说道:“进货方面的事情不归我管,都是陈总安排的。”

“这些东西,顾客吃了不出问题吗?”张小海问道。

“没那么严重。”厨师长轻描淡写地说,“把味道搞重一点,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。有些只是表面上不太好,去掉还是可以用的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买更好的食材呢?”

“成本会很高的。而且以我的经验,并不是每次都可以拿到好货。货源也有不稳定的时候。”

张小海点点头,没有再说别的。

来到柜台,张小海打算了解一下近期的收支情况。

原先收银的是陈迈勇的一个侄儿,张小海碍于情面,也就没向这人多问。前段时间那个小伙子回老家结婚去了,陈迈勇临时安排了一个女服务员接替工作。

张小海向她核对了一下流水和现金,发现有的地方明显存在问题。

收银员告诉他,陈迈勇有时会直接从收银箱拿钱,有时甚至连账也不记,就将店内的钱花了出去。

对于这些事,张小海暗自记在心里。他暂时不打算向陈迈勇过问,也不想向吴东方继续声张。在他看来,目前最明智的做法,就是不要把这些问题挑明,不要让双方矛盾越来越深。

星期五的晚上,正是店里生意好的时候。这一天,张小海和杜若来店里帮忙。

二人刚一进店门,就听到二楼一阵吵嚷,似乎有人正在楼上吵架。

“我姐在你们店里摔坏了腿,凭什么不赔?这难道不算是工伤吗?都两三天了,你们竟然连个动静都没有!”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冲着陈迈勇发火。

“别在这吵吵了,要么进屋好好谈谈,你在这里喊有什么用!”陈迈勇脸青面黑地说。楼下生意正旺,他一时也不好发作。

张小海和杜若急忙向旁边的服务员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服务员说道:“李姐前几天打扫卫生的时候摔了一跤,我们把她送到医院,才发现小腿骨折了。今天下午,李姐的家属找上门来,要求店里赔偿李姐的损失。”

李姐的家属依旧吵个不停。张小海和杜若好说歹说将这人劝住,和陈迈勇在公办室里协商解决办法。

“你就说,我姐姐是不是在工作的时候,在你们店里受的伤?”李姐的家属质问道。

陈迈勇点点头说道:“是。”

“既然是在店里工作时候受的伤,那就是工伤,是工伤你们就得赔偿!”李姐家属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我们答应赔偿,但你说的全额赔偿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”陈迈勇不甘示弱。

一言不合,双方又开始争吵起来。

张小海和杜若当起了“和事佬”,试图从中协调并寻找解决办法。

又交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,双方终于达成了一个协定:“荆州烤鱼”担负李姐医疗费的百分之三十,并且双倍发放本月的工资,以后店内不再聘用李姐做服务员。

李姐的家属走后,天色已晚。张小海在送杜若回家的路上,又谈论起这件事来。

“为什么咱们店里不给员工上‘五险一金’呢?”杜若问道。

张小海楞了一下。这事他以前也不太清楚,要不是李姐家属这一闹,他可能一直会蒙在鼓里。

“我们上次在调研材料里提到的一些问题,陈迈勇只在表面上作了改进。像食材采购、财务管理这些重要的问题,他好像不是太重视啊。”杜若担心地说。

“现在又涉及到员工权益。店里有很多岁数大的员工,工作的时候难免会有磕碰,要是再出了什么事,我们不是也要承担责任吗?”

张小海解释说:“这些问题,我也有些担心。但我也没更多的办法。咱们虽然也是股东,可是实际上都是陈迈勇一个人在操盘。”

“你不是监事嘛。应该发挥相应的作用啊。”杜若满脸的不高兴。

张小海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还是和气生财吧。只要每个月能够拿到分红就行了。吴东方和陈迈勇闹翻了,对谁都没有好处……”

见张小海这么说,杜若也只好妥协了。

没过几天,张小海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吴东方打来的。

“最近店里怎么样,还好吗?”

张小海把店里赔偿李姐的事告诉了吴东方。

“这倒是小事。‘五险一金’,现在没几个企业能做到规范,能省就省吧。对了,账目怎么样,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?”吴东方继续问。

张小海沉默了一下,寻思该怎么回答。身为监事,财务上有什么问题也是他的责任。但他又不希望吴东方知道一些事之后,和陈迈勇闹得太僵。

“没事,你如实告诉我吧。”吴东方语气平和地说。

“没什么大的问题,只不过有些地方对不上。还有就是一些原料的进价不太稳定,总是忽高忽低。我也问过陈迈勇,他说这种事正常,进货渠道不一样。”

“你在店里要多帮着做些事,该细查的要经查。发现陈迈勇做得不对的地方,要让他改过来。”

略微停顿片刻,吴东方补充道:“要是他不听劝的话,你就给我说,我想办法收拾他。”

张小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吴东方今天的态度,明显对陈迈勇是不满意,不信任的。

回想起当初吴东方邀请他入股,他还天真地以为可以帮助店里提升业绩,现在看来,吴东方不过是想让他监管陈迈勇的不轨行为。

可是,怎么才现实有效的监督呢?

抱着这样的疑惑,张小海晚上再次在网上向千哥求教。

千哥了解一些实情之后告诉他,按目前“荆州烤鱼”的现状,所谓的“监督”不过是形同虚设。

“陈迈勇一手管钱,一手管账。所有的进出项,现金收支都是他一个人把控,你只能核一下流水账,起不到任何实际的监督作用。”

“最码起的,会计和出纳应该分开,库管要有专人负责。而且相关财会人员应该向全体股东或管理层负责,而不是只受一个人的操控。”

张小海这才明白过来。看来,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吴东方提的要求,自己实在是难以达成。

文:公众号, 千哥创业谈

≡ 最新文章 ≡查看更多

广告投放,请联系客服QQ:2239691787

收录标准:新手网赚导航(www.zqc8090.com)只收录优质的网赚博客、网赚论坛、手机博客,其它网赚站,当然你还可以通过申请投稿,谢谢合作。
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