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让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,张小海第一次创业失败 - 新手网赚导航
hf4
 
现在位置:首页 > 免费赚钱 > 转让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,张小海第一次创业失败

转让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,张小海第一次创业失败

分类: 免费赚钱 时间:2019-07-08

第一章:“铭优教育”

(一)转让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,张小海第一次创业失败



北门市,“铭优教育”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。

正值下课时间,学生们陆续从教室里走了出来。门外的一些家长早已经等候多时,他们将自己的孩子接走后,“铭优教育”又恢复了宁静。

今天是星期六。杜若忙完了一下午的工作,回到办公室里稍作休息。

她翻开本子,拿起笔,准备写今天的工作总结。

张小海推门走了进来,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,一句话也没说。今天的气氛和往常有些不一样,屋内安静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“这两天怎么没看见涛哥呀?”杜若问道。

张小海往后一仰,整个身子靠坐在椅背上,叹了一口气:“他是不会再来了……”

杜若一愣,放下笔,好奇地问道:“他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吗?”

张小海慢慢站起身,皱起眉解释道:“前天晚上易涛告诉我,他的父母不同意他做生意。他要求退掉所有股份。”

谁都没有想到,“铭优教育”开办了不到三个月,易涛就要这样中途退出了。

“他要退股那就退吧,如果想走的话,强留也是留不住的。”张小海有些怅然若失,“这么多年的同学感情,看来也是靠不住的。”

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?”杜若轻声问。

张小海思索片刻,神色凝重地说:“易涛在退股之后,我们的资金会十分紧张。如果还没多少收入的话,机构恐怕难以运转。”

“他这样走了,也会缺一个数学老师,教学任务会打折扣。另外,现在招生工作也不顺利……这些都是迫切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“但最棘手的是,之前我做这个项目,没有任何教育行业背景,只是作为股东临时帮一下忙。易涛这一走,连个专职负责的人都没有了。”

张小海用求助的眼光看着杜若,继续说:“能不能帮我问一问,看看谁愿意来当这个负责人。最好是有教育资源,能够全职参与。”

杜若合上手中的本子,想了想说道:“我手里还有些钱,可以把易涛之前的股份接过来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你不是还在念书吗?有时间和精力一起创业吗?”张小海的眼睛一亮,语气却有些迟疑。

“时间倒没什么问题。反正我研究生也快毕业了。”杜若说,“这两个月,一些业务我也逐渐熟悉了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我也想做点事,而不是每天过着平淡的生活。”杜若补充道。

“那太好了!”张小海心中的担子仿佛一下轻了许多。

“铭优教育”所面临的资金压力,随着杜若的加入暂时得以缓解。数学教师的空缺,也可以通过招聘的方式补充。唯独生源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。

中小学课外辅导,是由老师在课余时间,向中小学生增补知识,或者进行应试强化练习。

一般来说,这种辅导班有两种模式。一种是一些老师在家,或者在一些小的场所,开小班辅导学生,生源基本靠熟人介绍。

另一种就是有“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”的正规机构,生源除了熟人介绍之外,更多的需要市场化运作。

不管是哪一种,有教育资源的团队在生源上就有优势,他们可向一些学校的老师提供兼职上课的机会,而这些老师也会自带一些学生过来。

之前生源的问题一直是由易涛负责。现在易涛走了,有些关系也就断了。张小海和杜若只好在留住现有学生的同时,继续努力开展各项工作。

按照新的分工,杜若负责内部的具体事务管理,张小海全力解决招生问题。

不久,杜若从自己的母校,北门师范大学校找了一位数学专业大三的学生做兼职教师,补上了易涛的空缺。

这位大学生虽然拿到了“教师资格证”,但还缺乏相应的教学经验。刚刚接手教学任务,她就表现得有些手忙脚乱,于是杜若从头开始,一点点耐心地指导她。

张小海联系了一些当老师的同学和朋友,他们答应帮忙带一些生源。他还雇了几个临时工,在一些学校门口发放传单,又让他们在周边小区和一些街口布置了“铭优教育”的固定摊位。工作之余,杜若也会帮着张小海做招生工作。

半个多月过去了,张小海和杜若努力奔走。然而,招生的情况仍然不太理想。

由于机构也没什么名气,一些家长对他们的教学能力持怀疑态度。而张小海和杜若的熟人朋友,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介绍很多的生源。

一天,张小海口干舌燥地回到办公室,拿起桌子上的杯子“咕咚咕咚”灌了不少的水。

杜若下了课来到办公室,一进门就看见张小海气喘吁吁的样子。

“怎么样,今天还是没什么收获吗?”她关切地问。张小海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二人四目相对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办公室就像一个沉寂的池塘。

“现在咱们的资金还剩多少?”张小海首先打破沉默的局面。

“除开预支的场地费、水电费,剩下不到八万。”杜若拿出纸和笔,略微算了一下,“这段时间进账很少。算上工资、房屋水电费、书本杂费等,每个月的开支差不多要一万五左右。照这个情况……”

“晚上一起吃个饭,再好好商量商量。”张小海打断杜若。虽然他也没有更多的办法,但两个人能在一起多想想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两人下班后,在北门师范大学附近找了个地方。这家名叫“荆州烤鱼”的餐馆味道不错,张小海以前来过多次。里面人头攒动,生意火爆。

张小海点了一条乌江鱼。香气四溢的烤鱼上桌之后,他们却迟迟动不了筷。

“杜若,你觉得我们还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

“招生的事情,始终是个大难题。”杜若捋了捋耳发,忧心忡忡地说,“咱们机构成立的时间不长,有些家长不放心把孩子送过来。一些老师,教学经验还比较欠缺,授课的效果也不太好。”

张小海无奈地笑了笑:“是啊。可我们现在资金也很紧张,很难请到一些经验丰富,又有名气的老师。”

杜若补充了一句:“还有易涛的姨妈,王丽萍。你知道的,她以前的做法影响也很不好……”

“这不是小海吗?啥时候来的,也不跟我打声招呼!” 突然,一个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。

只见一位中年男人拿着一个手包,从饭桌侧面经过。这人四十多岁,头发精短,体型偏瘦。

“表哥!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啊。”张小海抬头一看,赶紧站起身。

张小海拉开身边的一张椅子,一边向杜若介绍:“这是我表哥,吴东方。”

“我不是给你说过吗?我在这开了一家烤鱼店。”吴东方拍了一下张小海的背,顺势坐了下来。

“哦……”张小海恍然大悟般点点头。

吴东方早年是北门市建设银行的职工,后来下海经商,在成都和北门都有生意,他大多数时候在成都,有时会回北门来看看。

“没想到今天在这碰到你。”吴东方说。他看了一眼杜若,向张小海问道,“女朋友啊?”。

“不是不是。同事。”张小海笑着说。杜若也有礼貌地一笑。

“听说你办了个课外辅导班?”吴东方问道,又吩咐服务员加了两个菜,“现在小孩的钱最好挣了,你做得还不错吧?”

“挣大钱就不指望了,现在只能算是勉强维持吧。”张小海苦笑着摇摇头。他不好意思说出实情,心想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,估计要喝西北风了。

吴东方夹起一块热气腾腾的鱼肉,放在嘴里嚼了嚼,说道:“弟弟啊,别灰心,做生意有时候就是这样的,东方不亮西方亮。不去做,你永远不知道是赔还是赚。”

“就说我吧,最开始租下这店面的时候,我弄了个咖啡馆,好好装修了一下,觉得大学生肯定都喜欢这调调。”

吴东方放下筷,扭了扭脖子,接着说:“可结果呢,我还不是想错了。开了不到半年,每天没几个人,来的大多都是蹭免费空调的,点一杯咖啡就坐一下午。这百十来块的进账,连房租都挣不够!”

“后来,干脆我也不卖什么咖啡了。民以食为天,不管怎么说,这帮学生总得吃饭吧,又改成烤鱼店,这才赚了些钱。”

吴东方指了指停在门口的一辆宝马:“这不,前段时间刚换的。这生意要是做好了,赚钱那是分分钟的事。”

吃完了饭,张小海回到家,静静地躺在床上,脑海中不断响起吴东方说的那些话。

“东方不亮西方亮……”

第二天,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张小海和杜若又重新坐到了一起。

“咱们的情况,你也知道……”张小海抬起低下的头,疲惫地说,“照现在的资金消耗速度,我们很难再多支撑几个月。不如尽早把机构转让了,可能还能减少一些损失。”

杜若脸上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,但似乎也预料到有这样的结果。她点点头,没再说别的。

“对不起,没能让你跟着我赚到钱。”张小海有些沮丧。

“没事。做生意有赔有赚,很正常。这也是很好锻炼自己的机会,对吧?”杜若松开紧咬的嘴唇,淡然一笑。

两人都安慰着对方。“铭优教育”毕竟是他们的初次创业,没人能保证在创业的路上一帆风顺。

接下来的半个月,他们在一些中介发布了“铭优教育”的转让公告,不久就有好几批人前来询问考察。

经过几番讨价还价,一位中年妇女表示愿意以二十万接手。据说她的丈夫在一所中学当副校长,有着资深的教学经验和丰富的人脉关系。

“铭优教育”总算有了一个好的归属。张小海的心里五味杂陈。

这里早已成为他的第二个家,连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。而现在这个“家”不久就会有新的主人。这几个月的创业经历虽然不长,但感觉就像在抚养自己的孩子。而他和杜若却只能将孩子拱手送人。

转让之后,除去张小海找父母借的两万,张小海和杜若连同一些固定资产、房租和转让费,总共拿到了十八万。

算下来,他们这次各自损失了一万多块。虽然钱不多,但也足够让他们尝到失败的滋味。

历经近半年的时间,张小海的第一次创业最终以失败收场。

弄成这个样子,张小海只怪自己的创业经验还是太少。

 


(二)易涛鼓吹投资回报,动员张小海一起创业



时间回到2012年7月中旬的一天。

下班之后,张小海骑着自行车,穿过拥堵的街道,在炎炎夏日的热浪中,慢悠悠地回到家里。

他洗了个澡,伸了个懒腰,顺势躺倒在沙发上。

去年大学毕业后,张小海在父亲的安排下,成为市文化局文化市场稽查大队的一名临时工。时光总是不经意地匆匆离去,一转眼,这份工作也满一年了。

“小海,你的公务员成绩是不是该出来啦?”张小海的母亲端着一盘菜,从厨房里走出来,看了他一眼问道。

“嗯。”张小海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,眼晴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。

张妈妈把手中的菜放到桌上,拍拍他:“快起来,这回考得怎么样?快给妈说说。”

张小海一句话也没说,坐起身径直向洗手间走去。

“你该不会是又考砸了吧?” 张妈妈解下腰上的围裙,顿时有些着急。

“不知道。”张小海从洗手间里出来,模棱两可地说,“反正面试没通知我。”

“这孩子,怎么连自己的成绩都不关心啊。这都考了两次了,还考不上怎么办?”张妈妈摇摇头,满脸不高兴。

张小海的父亲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看了母子二人一眼说:“别打击孩子了,两次算不了什么,继续努力吧。”他倒了一杯酒,坐在桌前,“大不了明年再考嘛。来,吃饭。”

张小海没再说话,低着头喝了一口碗里的南瓜粥。桌上摆放着他平时爱吃的番茄炒蛋、土豆丝、香肠和卤鸭,但此刻他却没什么胃口。

草草扒拉了几下,张小海回到了卧室。

张小海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。早年父亲从部队转业后,在北门市文化局工作,退休前是副局长,母亲是一名幼儿园老师。

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,张小海选择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刑侦专业。这是父母对他的要求,他们希望张小海毕业后能够考上公务员,成为一名人民警察。

但从内心来讲,他实在是不喜欢这样的安排。公务员是个稳定的职业,稳定是稳定了,可又有什么意思?

虽然当警察也比较神圣,很具有挑战性,但相比那些名人传记,史蒂夫·乔布斯、比尔·盖茨等人的创业故事更让人着迷。还不用说,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里,有多少人把握住大的趋势,成为时代的弄潮儿,迈入了亿万富翁的行列。

而在同一个时代,自己的父母工作算是十分稳定了,但又能怎样?父亲退休前坐上了副局长的位置,却也只能和绝大多数公务员一样,拿着一些死工资。

军人出身的父亲,为人还算正直清廉,接受不了官场上的一些潜规则,更不用说用权力去寻租——虽然这是很多年前,体制内很常见的事情。

随着这些年从上到下反腐的力度越来越大,又想当官又想挣钱的路子越来越窄,一不留神人就进铁窗了。

父母经常给他说,平淡是福。最开始,他也试着去接受这种观点。大学毕业后,他回到了北门市,一边干着现在的工作,一边报考着公务员。

可渐渐地,张小海看着机关里、队里那些老同志,平平庸庸地过完这一生,一想到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明天,这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常常让他烦闷无比。

以后就算考上了公务员,这种乏味的日子又有多少变化?

突然,手机响起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张小海靠在床头上,掏出了手机。原来是易涛,一个从小玩到大的老同学打来的。

“小海,好久不见!”电话接通,那边的声音有些兴奋,“最近忙些什么呢?”

“老样子啊……在文化局上班。”张小海慢吞吞,有气无力地回答。

“晚上有时间吗?一起吃个饭,有个大事跟你商量!”易涛的口气,瞬间变得有些严肃。

张小海笑着说:“你还能有什么大事?”

“别问那么多啦,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!”易涛的语气很坚定,就好像张小海一定会答应他似的。

老同学许久不见,在一起吃个饭也很正常。刚才晚饭的时候,张小海没吃多少东西,这会儿肚子倒也饿了。

没多想,张小海和易涛约好了地点,便结束了这次通话。

他们在一家餐馆见了面,两人分别落座,点好了菜,张小海问起易涛的近况。

“除了教书,还能干什么?”易涛说,“我去了成都,在一所中学当数学老师,养家糊口呗。”

“怎么又到成都了?”张小海有些纳闷。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,易涛还在北门一所初中当老师。

“我通过一个熟人的关系考调进去的。那里的工资比这边要高很多。”

“不说这个。这次放暑假回来,正想找你说个事……”易涛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眉头一挑,笑着问,“你一个月大概挣多少钱?”

张小海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兴奋,只好说道:“两千多块钱吧,怎么啦?”

“两千多?干啥劲!”易涛用筷子拔了一下吃了一半的红烧鱼,一脸的嫌弃。

张小海苦笑道:“不干,我喝西北风去?”

“没意思。”说完,易涛摆出一副神秘的样子,“想不想挣大钱?”

张小海哈哈一笑。心想你一个教师还能挣什么大钱。不过……说不定易涛真有什么好点子。

“赶紧说,别卖关子!”

易涛放下筷子,将酒杯中的啤酒一口喝干。几杯下肚,他有些微醺。

“我们学校有个老师,他在成都办了一个辅导班,你猜每个月他能挣多少?”

张小海一听来了兴致,随口说了个数:“七八千?”

“七八千?太少了。”易涛不屑地说,“两万!而且没有什么开支。”

张小海有些惊讶。真是隔行如隔山,没想到办个辅导班,一个月收入竟然有这么高。

“他只是临时在家里带带学生,就能月入两万。如果能多开一些课程,收更多的学生呢?每个月的收入起码十万上下!”

张小海的心噗通狂跳了几下。按这个算法,用不了一年的功夫,谁都能成为百万富翁了。

易涛看到张小海有些动心,继续说道:“怎么样,咱们要是能办个辅导班,你想想以后会怎么样?”

“没这么简单吧……”张小海慢慢冷静了下来,问道,“我们有办班的条件吗?”

易涛又倒了一杯酒,说道:“要是小打小闹,这没问题。我自己也可以搞一个,就和我那个同事一样。”

“不过他不是没有风险。像这种非正规的,有人举报投诉的话,教育部门会取缔的。现在有些地方管得很严,不允许我们在外边做这个。”

易涛夹了一颗花生米,边嚼边说:“要干,就要办一个正规的辅导机构。租一间一百平米左右的场地,可以容纳四五十个学生。按每人每节课收费四十至一百元来算的话,年收入至少百万。”

张小海点点头,示意易涛继续说下去。

“关键在于,要有一张‘办学许可证’。这个证每个地方都有名额限制,而且审核很严格,不太好搞。”易涛给张小海倒了一杯酒,“你爸不是在文化局工作吗,看看老爷子有没有什么门路。”

张小海想了想,然后说:“这样……回去我问问,再告诉你。”

易涛见张小海答应了,兴致更加高昂,说话也更利索了:“然后就是资金问题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咱俩一人出十万块钱,就在北门做这个项目。”

“那你成都的工作怎么办?”张小海有些疑虑地问。

“这简单。”易涛的脸色红润,他鼓起眼睛说,“只要你能搞定‘办学许可证’,我马上把成都的工作辞了,到时候咱们一起创业,当大老板!”

“你什么都不用管。我找两三个老师来上课,你每个月分钱就行了。”他端起杯,主动碰了一下张小海的杯子,先把酒干了。

“等你好消息,争取在我暑假期间,就把这事办下来。”

晚上回到家,张小海把这事告诉给了父亲。事先他盘算了一下,这些年他存了四万多零花钱,如果父母再支持五万多块的话,资金的问题就解决了。

张爸爸思考了片刻,说道:“你现在的收入不高,想办法挣钱也是对的。有人来运作,你能参股分红,倒也不错。我找人问问,你们说的那个许可证,也许办下来不是太难。”

躺在床上,趁着还没退去的醉劲,张小海兴奋不已,身体里仿佛充满了能量。

有老同学的主动邀请,有父母的支持,这个从天而降的创业项目让他充满了期待。真是天时地利人和,他要好好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,争取赚得人生中的第一桶金!

(未完待续)

文:公众号, 千哥创业谈

≡ 热门推荐赚钱项目 ≡查看更多

广告投放,请联系客服QQ:2239691787 本站源码下载

收录标准:新手网赚导航(www.zqc8090.com)只收录优质的网赚博客、网赚论坛、手机博客,其它网赚站,当然你还可以通过申请投稿,谢谢合作。

sitemap